「嘎 ! 嘎 ! 嘎 ! 嘎 !」黑暗裡傳來些許的碎骨聲。

黑暗中紅色的光芒閃爍,是它的雙眼,深紅色的鮮血掩蓋住白色的骸骨,揮舞著螳螂般的雙手,有如連刀的銳利。

 

「狩獵阿 ? 我也好久沒有吃人了......好吃嗎 ? 嘻嘻 ! 」大約十五、六歲少年的身後有著若隱若現的尾巴,一共九條。

同樣紅色的雙眼,卻彷彿紅寶石般的漂亮,嘴角掛著調皮的笑容,輕飄飄的坐在樹上。

 

「嘎 ! 嘎 ! 嘎 ! 嘎 ! 嘎 ! 嘎 ! 嘎 ! 嘎 ! 嘎 ! 」急促的叫聲,聲音裡明顯的表達出了恐懼的意味。

 

「好拉 ! 該送你去下面報到了,不然我任務沒完成會被罵死的 ! 」彈指,雙手燃起了藍色的火焰。

手指交錯,再化作三角,化作術式,往中間吹氣,輕語。

 

「狐火 ! 」藍色的火焰直奔骸骨,燃燒了起來,不到幾秒,一切都化作灰燼。

轉身而去......

 

 

「老大,我回來啦 ~ 」少年搖著九條尾巴蹦蹦跳跳的回來了。

「洛希,不要把尾巴搖來搖去的 ! 煩死了 ! 」另一名少年看著這副景象,苦笑不得。

 

妳一定看過路邊的小狗狗搖尾巴吧 ? 把尾巴改成九條搖來搖去,你能想像這畫面嗎 ?

 

少年的紫色雙瞳,黑色短髮,冷冰冰的面容,兩人的性格完全不同。

 

「好嘛......不搖就不搖......」語畢,便拿起梳子,梳起了尾巴上雪白色的毛,潔白如玉。

 

「剛才到底是甚麼在西方森林 ? 妖氣不小呢......」

「好像叫作『髏枯屍』吧 ? 」

「......『髏骨屍』好嗎 ? 」

「都差不多啦.......有人來了。」

 

碰 ! 門被打開了。

 

「爧霜 ! 糟了,嵐秦跑了阿 ! 」急忙的報告,害的他還抱著心愛的狙擊槍。

「跑了就跑囉,又不會不見,你緊張甚麼 ? 」─ 洛希完全不在乎的樣子。

「殞洛希 ! 禍嵐秦的本體是甚麼,想清楚再說話 ! 尊魘,走了。」爧霜勃然大怒。

「阿......阿.......是饕餮阿 ! 完了完了 ! 」梳子也掉地上了,急忙跟上。

 

跑步的同時......爧霜開口了。

「孤尊魘,嵐秦旁邊有誰 ? 」似乎還抱著一絲希望。

「......谷月庭」

「下次讓風塵跟著。」

「風塵 ? 千手修羅 ?」

「互相牽制。」

「是。」

 

「禍嵐秦 ! 」殞洛希看見了。

 

前方的草地......

 

「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! ! ! ! ! 」妖氣瞬間大漲,身旁的土壤小草也受到影響,土壤因妖氣而硬化碎裂,小草因妖氣而枯萎死去。

 

風,呼嘯而過,彷彿為了大地失去生氣而感到不平。

 

「嵐秦,回來 ! 」爧霜怒斥著。

「閉嘴 ! 區區『源澪者』也敢向饕餮本王下令 ! 」血紅的雙眼,絕對是非人的象徵,少年的身軀上有著模糊的虛影。

「源澪者 ? 太瞧不起我了吧 ?」

「人類,你就慶信能作婐甦醒後的第一個祭品吧 ! 」

文不對題。

 

爧霜口中默念,在饕餮將那沾滿鮮血的尖牙咬下的前一刻,掌心冒出了橘紅色的光芒......

 

一切都將風平浪盡 !

 

在這個世界,妖魔鬼怪甚麼的,的的確確是存在的。

然而,故事,也是從這裡開始 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ord & Blood 的頭像
Sword & Blood

墨盡書絕熀鋒鍔,昏庸無道臣高歌。人才不濟因暴政,獨自一人釣黃河。

Sword & Bl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