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一名少年,身背包袱,腰間繫著一柄長刀,身後有一名少女,前方站著幾個兇惡的青年。

 

「呦!小子,想英雄救美啊?」

「現在閃開,大爺我們吃肉,你還有湯喝,不然這美女可沒你的份囉。」

 

少年微微皺眉,右手已握向刀柄。

突然一聲怒斥從旁邊響起。

 

「喂!又是你們幾個,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啊?」

「糟了!快跑,衙役來了!」

 

軍裝男子喘著大氣跑了過來。

 

「又…………被他們跑了阿……

「多謝衙役大哥。」

「沒這事,想抓他們很久了……小兄弟怎麼稱呼?」

……南宮雨墨。」

「我姓陳,你叫我陳大哥吧!叫衙役大哥多生疏!這位是?」

「呃……是小弟的未婚妻。」

 

害羞的抓了抓頭,臉色明顯有些尷尬。

 

「繼夜琉璃。」

 

有如天籟的聲音響起,聲音如天使般的純潔無瑕,也似魔鬼誘惑般的甜美,懾魄銷魂。

 

「雨墨小弟可真有福氣啊!哈哈哈。」

 

墨雨宮心想,那是南宮雨墨,我是墨雨宮,在美麗的女子也不是我娶的阿……,臉色漸漸紅潤,至於身旁的少女因為戴著面紗反而看不出甚麼變化。

 

「陳大哥,我先趕路了,我還得去天安訪親呢。」

「咦?好吧,不然我還想找你吃頓飯呢。」

「下次我請陳大哥吃飯吧,這次真的不行。」

「好好好,快去吧!」

拉起琉璃的小手,朝城外飛奔而去。

 

「呼……你回去吧,我要走了。」

「不要。」琉璃緊抓墨雨宮的手,不讓其離去。

「你快回去吧,我不是要去天安,我要去大秦,跟著我很危險的!」

 

琉璃一手把面紗拿下,絕美的容顏展現,花容月貌?傾城傾國?沉魚落雁?都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容貌,噘著小嘴,俏皮可愛的模樣讓墨雨宮呆滯了許久。

 

「你……到底要幹甚麼?」

「現在你看到我的臉了,現在我跟你走,不然我就殺了你!」

「那你殺了我吧。」

「可是我不想殺你。」

「那你就回家,我要走了,不然天黑之前到不了。」

「可是……琉璃沒有家。」

 

墨雨宮面有難色,這叛國是要殺頭的阿,真的能帶著她走嗎?

 

「有危險我不怕的!琉璃會武功,會保護自己!」

「那你能保護我嗎?」

 

墨雨宮的眼神突然轉成帶有希冀的目光。

 

「咦?你不會武功,那你為什麼帶著刀?」

「呃…….嚇人……

 

聲音不由得有些心虛。

 

「嘻!」

 

琉璃抓住了墨雨宮的手,臉上浮現了燦爛的笑容。

 

 

§

 

 

在路上,琉璃不斷的哼著童謠,這份快樂彷彿能夠傳染一般的傳給了墨雨宮,兩人就像孩子一樣,又唱又跳。

「雨墨公子,天黑了。」

「嗯,找地方歇息一晚,明早就去趕路,還有我說過了,我叫墨雨宮!」

「嘻!」琉璃的俏皮,總是將墨雨宮鬧的七上八下,最後卻只需要一個笑容,狂風暴雨也轉成晴天。

 

「掌櫃,一個房間。」

「好的!小哥,要間平凡的,還是要……

曖昧的眼神看向旁邊的可人兒,墨雨宮頓時臉紅了起來。

 

「不用不用!平凡的就好……

給了把鑰匙,掌櫃便道。

「上了二樓,左轉,最裡面那間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 

上了二樓,陰森森的感覺強襲而來。

打開房間,一張大床,一張桌子,兩張椅子,簡單的擺設令人心安。

 

「琉璃,你睡床上吧。」

「公子呢?琉璃說了床上,公子睡哪?」

「打地舖呀!你在想甚麼?」

如兄長般的輕撫琉璃的首頂。

 

「可是床很大。」

「男女授受不親,共居一室,已對你的名節有所損壞,不可再說。」

「那還是請讓琉璃替你守夜!」

「啊?」

 

 

§

 

 

同一時間,旅店又來了人。

身著軍裝的青年走入,手中取的是一張通緝令。

「你有看過這個人嗎?」

「軍爺,這位是……?」

「叛國賊,墨家的餘孽,我們奉國主之令必須把他抓回去。」

「哦?我好像見過,又好像沒見過。」

 

臉上帶著沉思的表情,手上卻把玩著幾個碎銀。

皺了皺眉,把五兩碎銀遞給了掌櫃。

 

接過碎銀,掌櫃笑呵呵的回答。

「這少年往稷北走去了。」

「我們快追!」

 

轉頭帶著其他侍衛離開了旅店,掌櫃則往二樓走去。

 

叩!叩!叩!

「是……墨公子,對吧?」

…….你想把我交出去?」

雖未見人,也聽出了語氣的微怒。

 

「不!不是的,墨公子,大將軍乃我國之開國功臣,是天下第一的忠臣,可是如今皇上身旁小人的妒忌,導致將軍冤死,此事,令我等也同樣傷感,公子又怎麼會是叛徒呢?」

 

語氣急切,迅速的說明自己的立場,不失真誠。

 

「那您的意思是……?」

「是的,在下希望公子能夠多留數日,官兵的部分,我已將其引向稷北,之後再請公子行向天安!」

「為什麼如此幫我?」

「此地原名─安將,是大將軍親自駐軍,抵擋蠻移入侵南燕,後因皇上賜名─安江後,才改了一字,身為安江的人,都曾經受過大將軍庇護,可是……

 

眸中泛起點點淚光,兩方隔著一道門,卻感受到彼此心中的悲痛。

 

「多謝老闆好意,墨某心領了,只是不便開門與老闆暢談,請見諒,今日之恩,他日報答。」

 

腳步聲漸遠,是離去之意。

 

「公子,休息吧,老闆下樓了。」

緊接著,沉默許久的琉璃掀起未結束的爭執。

 

「不是要你睡床上了嘛!不聽,現在到是不肯睡了?」

「一起?」

「我…………阿啊啊啊!一起就一起啦!」

語無倫次的墨雨宮,無奈的躺上床。

 

 

§

 

「公子!公子,老闆讓我送飯菜上來了!」

「放地上吧,我稍後便取進來。」

 

墨雨宮想起身,抽手卻發現手似乎抽不出來,雙眼一張,頓時看見粉藍色的大眼看著自己。

 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」

「我有這麼恐怖嗎?娘說我很漂亮的,公子看到我為什麼要大叫?」

「別這樣嚇人啊!下次出聲讓我知道一下啊!」

「嘻,公子,用飯了!清水在旁邊,梳洗一下吧。」

 

簡單的梳洗過後,容光煥發,雨宮頓時發現琉璃身上的衣服已煥然一新。

 

「用膳吧!」

三菜一湯,簡單的料理在兩人的奮鬥下迅速解決。

 

「不對!」

琉璃神色一變,發覺有些不同。

 

「怎……唔!」

四肢發軟,全身無力,酸與麻的感覺爬上全身,兩人癱軟。

「飯哩,有毒……

琉璃困難的開了口。

 

碰!門打開了。

 

 

「吶……墨公子,恭喜你啦,回歸大牢吧!!!」

 

< 繼夜琉璃˙天安˙雨宮歸獄 > 完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ord & Blood 的頭像
Sword & Blood

墨盡書絕熀鋒鍔,昏庸無道臣高歌。人才不濟因暴政,獨自一人釣黃河。

Sword & Bl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168國語言翻譯公司
  • 才在這見一的麼天要真本了來爾著裡然重得才成時來定

    25國□語﹋言□翻﹉譯公~司﹌

    華碩﹂翻譯☆社﹍

    提○供○巴﹍倫西亞﹂文◇翻□譯等◎服務☆

    電﹍話§: 02-○2369-﹎0937

    LINE-ID: t77260932

    論文翻譯|◎asus.transtw.com/



  • 奢侈品精仿賣家
  • o1ArfYQJdlRP241:1大牌專賣,過年瘋狂大賣啦 高端奢侈品 進口材料超讚手感,咨詢訂購加賴ID:bv666 感恩喔,全場貨到付款,黑貓宅配。圖片下面不回復留言喔。
    e0gq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