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大哥,為什麼不逃走?不讓我去救爹,是因為爹的忠義,即使去了,爹也不會和我們走的,那為什麼不逃走,還有娘和雨嫣呢?那昏君,說的是株九族阿!」南燕國裡,墨府的大廳,名為雨宮的少年對著廳堂主位的青年咆哮著,黑色勁髮裡帶點深紫,金色的雙瞳怒視,天真而帶有稚氣的聲音,卻說著叛國的話語。

「雨宮!爹對我們的教誨是甚麼!從小到大,爹的教導,你全都忘了嗎?雨承,朗誦一次告訴他。」青年怒斥。

「為忠義,不惜身軀;為家國,不惜靈魂;為親友,不惜性命,身為墨家子弟,吾等該以此為榮!!!」雨承背誦時的顏色,始終如一,堅毅的神情,透露著無畏無懼、雖死猶榮的神情。

「全都只是屁......」墨雨宮的滴噢,雖細如蚊蚋,卻依然寂靜的大廳迴響著。

「墨雨宮!現在起,沒有我的允許,禁止你離開你的寢室!」青年的臉色鐵青,帶著一絲倦容,代表徹夜未眠的勞累。

 

轉身回房,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有何變故。

隔天清早,金烏才剛飛起,兩名侍衛急忙衝入莫雨哲的寢室。

「稟告少將軍,六少爺莫雨宮以逃離墨府,只留下一封書信。」

「稟告少將軍,墨大將軍的愛刀,似乎.....似乎被六少爺帶走了。」

墨雨哲皺眉沉思了片刻,原本黯淡的眼神再聽見兩個消息時,閃過一道精光。

 

「將書信拿來給我,然後去我爹的寢室,拿一把刀掛上原位吧,燕王下令株九族的是已經夠亂了,就別宣揚添亂了。」

「是,少將軍。」

打開書信,墨雨哲便仔細的閱讀起來,不時還查看四周是否有人。

 

雨哲大哥,我隱隱約約發現你和爹之間似乎有著協議。

我不怨恨我是墨家人,我恨的是那昏君!

爹年少,十三歲從軍,立下無數戰功,那昏君不但不感謝,還給爹了安了個「莫須有」的罪名!

如果我想的沒錯,接下來大哥你會宣布將我從族譜除名吧?

之後去獄裡見爹,把信讓爹看過,事完便燒掉書信。

記得替我像那昏君說一聲。

我會復仇的,叫那該死的昏君給我等著!

不孝子 墨雨宮

 

「雨宮......好好活著,這樣就夠了。」墨雨哲起身,將衣冠整理整齊,準備馬車探訪牢裡的父親。

 

 

「爹,雨宮她明白了。」墨雨宮低聲的對著被鎖鍊鐐銬所住的父親說著。

「是嗎?那就好,至少替墨家留下一點血脈......」虛弱蒼白的臉龐,堅毅的神情表明在臉上,雖然身在牢哩,卻不失將軍之風範。

「而且......雨宮還帶了把刀。」

「也好,那小子想的到是周全阿。」

「是爹您的愛刀,村正阿.......」

「妖刀嗎?哈哈哈,妖刀留在雨宮那小子身上也好,若是流入朝廷,可辱沒了村正之名。」

 

剎時,門口傳來了聲音。

「皇上詔叛國者 ─ 墨雲燕入朝!」

「罪臣領旨!」

 

§

 

皇帝慵懶的躺坐在龍椅上,肥胖的身軀彷彿一座小山一般。

 

「朕問你,你可知罪?」

「臣不知罪,臣自問忠心耿耿,自十三歲從軍、先皇在世時,至今已有三十餘年,南燕有大半江山是臣和先皇共同打拚下來的,臣從來就沒有謀反之意,臣有何罪?」

「朕讓太子查過了,太子說你不肯將兵權讓出,有意謀反,你也從不明顯否認,朕要如何?」

「........」

「朕讓你作決定。」

「臣的第六子,要臣替他轉告一句話。」

「嗯?說吧!」

「你這昏君給我等著,我會報仇的!」

「大膽!賜毒酒!!!」

 

仰天長嘯,高歌。

「壯志飢餐秦兵肉,笑談可飲北漢血,望從前,收拾舊山河,朝天闕!我墨雨燕有幸與岳鵬舉神將有同樣的遭遇,想必位來也可被歌頌,哈哈.......」

 

 

秦歷706年,9月9號,墨雲燕大將軍,受燕王賜毒酒,身亡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ord & Blood 的頭像
Sword & Blood

墨盡書絕熀鋒鍔,昏庸無道臣高歌。人才不濟因暴政,獨自一人釣黃河。

Sword & Bl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