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柳爧霜,你前幾天有看見嗎 ? 」某位同學不死心的問上了,最沒「人」緣的柳爧霜。

「看見甚麼 ? 」挑眉反問。

「就公園那邊阿,大概凌晨一點的時候吧。」

「沒有。」當然沒有,我是當事人,我怎麼從遠方看呢 ? 呵。

「全班都沒有人看見,不會只有我吧 ? 這難道是靈異現象 ? 」自言自語,柳爧霜看了翻了翻白眼。

 

「請柳爧霜同學到校長室報到,重複一次 : 請柳爧霜同學請到校長室報到,報告完畢。」

 

收拾書包,帶著書包走向校長室,放學一般的輕鬆走出教室。

 

站在門外,站了一陣子才開門,踏入校長室,迎接他的是政府的特種部隊,說好聽點是特種部隊,其實說白了點是專門對付特種人類,如 : 源澪者、符術使等等的。

 

「爧霜阿......可別怪校長,政府都上門來點名了,真的是不得不把你交出去阿......」校長的聲音也帶點顫抖,身旁還有把銃抵著他的頭,也不能怪他了阿......

 

「我說,你們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? 」

「當然,誰知道你是甚麼 ! 」

「就這所學校的學生阿,有問題嗎 ? 」有點輕蔑、有點狂妄,從進門到說話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對方。

「你 ! 真囂張阿 ! 找死,抓起來,帶走 ! 」

「你說走就走阿 ? 」

 

碰 ! 群龍已無首。

校長室的玻璃碎裂,明顯是有人從窗外攻擊,可是沒人會飛阿 ! ! !

 

「不准動 ! 不然開槍了 ! 」職位因該是副隊長的人,急忙管起了部下。

 

柳爧霜的嘴角楊啟了絲絲的微笑,在眾人的目光哩,這是惡魔降臨的象徵。

咻 ! 子彈飛過,將手上的槍彈至天上。

 

柳爧霜雙手合併,再開,掌心竄起的是雷電。

 

「怪物阿 ! 」手指扣下板機,子彈再飛出槍口前,雷芒直衝向槍口,與子彈相撞,在槍管內爆裂。

「送你們個小禮物吧 ! 」

手結術式,兩指併攏,向前一指,道。

「雷霆萬鈞‧電指 ! 」閃電直劈,瞬息之間,讓校長室只剩下唯二的兩人。

 

「校長,找我因該沒事了吧 ? 」雖然是輕聲細噢,但眼神裡卻訴說著閉嘴兩個字。

「沒事,沒事 ! 」

「我會讓人過來處理,先別讓人進來。」

「是 ! 是 ! 是 ! 」快走快走,我還不想死啦......嗚嗚嗚嗚嗚.......

 

「嵐秦,去校長室,你該工作了。」掛上通訊用耳機,柳爧霜直接點名。

「好,這次是......? 」

「政府的特種部隊,從服裝推斷,大概是獵豹。」

「那你要小心了,最近是否先請假 ? 不然會一直找上門的。」

「不必,除非是政府的那位『王』過來,不然對我來說都還可以應付。」

「那讓尊魘多注意你那邊,我要到你們校長室了,你自己小心點。」

「好,記得讓月庭去提出向七皇挑戰。」

「喔......你們學校有鬼車 ? 」

「有嗎 ? 我沒遇到。」

「有,我聞到了,別忘記饕餮也吃其他的妖類。」

「你順便查查是誰......尊魘,謝了。」

「你是我們的核心,我只是個腦袋,沒有了中心,大腦再怎麼好也沒用。」

 

委婉的拒絕謝字,短短幾句,表明了彼此間的信任、友誼。

這個謝字,恐怕只能說在心裡了。

 

「那今晚,勢必奪下『七皇』之位 ! 」

「收到 ! 」

 

 

 

 

「你們確定要挑戰我們 ? 」目前七皇之首 ─ 言承嶺。

「廢話 ! 不然還來阿 ? 」柳爧霜信誓旦旦。

「那就開戰吧 !」

 

「火符‧蓮 ! 」谷月庭在空中畫符,化虛無為真實,讓紅色的火蓮從大地浮現出來。

「滿有搞頭的麻.......風‧伏虎 ! 」白袍男子揮掌,掌風如猛虎一般的強勁,欲把紅蓮吹熄。

「饕餮祕法‧吞天食地 ! 」嵐秦張嘴,將地面上所有的火焰吸收殆盡。

「饕餮祕法‧轉化 ! 」吞入,身體微微一頓,妖氣大漲,張嘴,紫焰在嘴前凝聚成火球。

「該死的 ! 還有這種聯合技 ? 獻祭甦醒 ! 」黑袍男子再接著施展,一隻腐爛的手從土壤裡伸出,漸漸的爬出了數十隻的喪屍。

「噗哧,擎楚,這可是你的拿手好戲阿 ? 怎被人搶走了。」柳爧霜悠悠的說。

「給我上阿 ! 」喪屍群體往柳爧霜身上撲飛。

「給我跪下 ! ! ! 」白擎楚大聲怒吼,黑色的陰氣暴漲,飛在空中的喪屍群,如同聽見命令般的,直直從空中往地上倒,呈跪拜的樣子,只差沒磕頭,喊萬歲萬歲萬萬歲了。

「怎麼可能 ? 給我起來阿 ! 」黑袍男子看的傻眼。

「擎楚可是喪屍王,所有魘魁階級下的暗黑生物都會唯命是從喔 ! 」柳爧霜笑得有點幸災樂禍。

「喪屍王 ? 不是超過萬年修為的喪屍才有可能成為的嗎 ?」

 

擎楚成為喪屍王,其實過程有點好笑,也有些可悲。

事情是在白擎楚六歲的那年,因為被排擠,遭附近大一、兩歲的同學毆打致死。

死後的擎楚,也曾經去問過死神,為什麼沒將他的靈魂帶走 ?

死神的回答,有點簡單、有點無奈。

「他們打你打了兩小時,我在那裡站了四十分鐘,你還是不肯脫離身軀,就先離開去帶走其他人的,結果你他媽回屍還魂了 ! 」

當場,還只是喪屍的白擎楚抓狂,大鬧地獄,搞得該投胎的靈魂跑去跳業火自殺,燒得魂飛魄散,直至死神奉送陰之力,作為補償,才離開地獄。

這就是擎楚成為喪屍王的由來。

 

「兄弟們,預備『雷劫再獄』戰術 ! 」柳爧霜大吼。

「哈哈,終於阿 ! 九重修羅門 ! 」風塵從背後長出了八隻手,全部合掌,地面上冒出了九座大門,將對手包圍在內。

「雷符‧天雷地動 ! 」谷月庭網中心上空一丟,即是三張符。

柳爧霜閉上雙眼。

蒼天阿 ! 借給吾力量吧,吾等需借用雷之源,吾將替天除去業障 !

神降天雷 !

 

「想都別想,暗黑導引 ! 」言承嶺手一揮,將落雷引向柳爧霜。

「該死的.......這要怎麼打 ? 資料裡可沒有這一招阿 ! 」

 

想要更強的力量嗎 ?

想要能夠改變這世界的力量嗎 ?

如果要,就放開心靈,讓我,作為打開力量的鑰匙 !

 

柳爧霜手向前伸,落雷筆直的往手掌心直衝。

握住,出現的是一把青紫色的長劍,紫色的閃電漸現。

開口:「嘯血神雷。」

 

持劍一揮,萬雷馳奔。

雷與雷的碰撞,混合成血色的雷霆,直往長劍閃去。

「去死吧 ! 」身形剎那間閃到了人群之中。

刀光劍影,血光如泉。戰場,由一人掌握。

 

「呵呵,出現另一個了阿 ? 」男子在遠方的高處看著。

 

 

<< 狩獵,劍影,戰場後的戰場。 >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ord & Blood 的頭像
Sword & Blood

墨盡書絕熀鋒鍔,昏庸無道臣高歌。人才不濟因暴政,獨自一人釣黃河。

Sword & Bl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虛無
  • 頭香
    等好久囉
  • 嗯....別這樣啦,朋友一直找我去打LOL,我也要陪他們阿~

    Sword & Blood 於 2014/01/04 08:57 回覆

  • 虛無
  • 辛苦你了
  • 哀...尤其是家裡還有個煩人老母...

    Sword & Blood 於 2014/01/04 15:06 回覆

  • 虛無
  • 深有同感
  • 國三就一直在那裡念念念..

    Sword & Blood 於 2014/01/04 15:2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