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場的坑坑洞洞,表示剛才鬥爭的激烈。

「出來吧。」持劍者 ─ 柳爧霜語。

「呵呵,萬君印的擁有者,敏銳性普普通通而已。」男子的眼眸,血紅的令人畏懼。

「哦 ? 」身影消失,持劍直往頸肩刺去。

「這樣也想贏我 ? 自不量力。」右手握拳,泛出點點星光。

「接我這一拳,星光點瀑 ! 」赤手打在劍刃上,劍身一震,柳爧霜向後一跳。

「別鬧了,傲。」另一名男子突然的現身,上一秒,他卻是不存在的。

「是,頭。」傲撇過頭,蹲下身子。

 

「你好,萬君印擁有者,我們是血刃僱用軍,沒有惡意。」男子的黑髮黑衣,全身的漆黑,唯有雙眼是灰色的,發散出的卻是冰冷的殺意,即便他的嘴角是上揚的。

「為何說我是萬君印擁有者 ? 」

「紫色雙瞳。」

「那你又是 ? 」

「君臨天下的『蒼天印』。」

「柳爧霜。」

「鋒。」

 

言語間的簡單回應,卻在最短的時間,讓雙方有最基本的瞭解。

 

「跟我來吧,在這哩,你才能找到屬於你們自己的『武』。 」

「喔 ? 甚麼意思 ? 」

「呵,你會知道的。」鋒揮了揮手,表示不必再問了。

 

「頭,不先讓他們其他人進行覺醒嗎 ? 」傲有點疑惑。

「也是,爧霜,你去弄吧,這事不方便有其他人,我跟傲先在旁邊。」

「該怎麼弄 ? 」

「就靠著心與印告訴你的去做吧。」招了招手,離去。

留下柳爧霜一人,獨自在心中表示......

 

靠,你跟我這樣說,鬼再聽得懂拉 !

 

「靠著心和印......會有甚麼變化?」

 

 誰知道呢?

 

 ※

 

血刃僱用軍,營地。

 

「 一起上吧。」傲輕蔑的眼神,遭到眾人不滿。

「 那你就等著輸吧 ! 」洛希直直比了跟中指回去。

 

傲的右手舉了起來,星光閃爍間,再右手形成鎧甲。

「 我操,難怪單挑我們。」月庭撇了撇頭,戰意低落。

 

孤尊魘不發一語,直直朝著傲的右眼投擲,一道光束,以直線突破一百多公尺,轟鳴而想的破空聲,讓物體的秒小與物體呈現的加速度產生強烈的對比。

是子彈,撞擊在鎧甲上,子彈消失,卻在鎧甲上留下深深的凹痕,傲的嘴角,溢出了絲絲鮮血。

「 鎧甲,解放 ! 」用左手擦是嘴角的鮮血,利用鮮血再手上畫咒。

「 幻武型態,真言『止』! 」月庭手上結印,如詛咒般的讓傲的手停了下來。

「 歿世。」孤尊魘的兩指間浮現出了一枚銀白色的子彈,如擲刀般的投出。

最後一筆,讓傲將手上的咒式寫完,銀白色的鎧甲蔓延全身,血紅色的紋路如龍的扭曲,血色的紋路從背後延伸出去,展現出的是翅膀的骨架,中間透出了血色的翼膜。

如魔王降世,右手筆直的舉起,在手上幻化出銀白色的長劍。

名為歿世的子彈,打中的剛形成的翅膀,轟的一聲爆炸,墨綠色的火焰燃燒著旁邊的土地。

翅膀包覆著全身,如銅牆鐵壁般的堅固,毫髮無傷。

一道身影閃過,閃著藍紫色的電芒,刀掠過,出現了詭異的刀影。

攻勢如火,電芒閃爍,沒人看得清戰場。

青龍、火鳳、白虎、玄武若有若無的浮現。

 

何人也 ?

 

 

 << 萬君,蒼天,萬君獨裁還是蒼天獨裁?>>


 

 

許久未更....

好吧,LOL打太兇了。

國三了,有點亂手亂腳的,就別怪我了吧 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word & Blood 的頭像
Sword & Blood

墨盡書絕熀鋒鍔,昏庸無道臣高歌。人才不濟因暴政,獨自一人釣黃河。

Sword & Bl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