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大哥,為什麼不逃走?不讓我去救爹,是因為爹的忠義,即使去了,爹也不會和我們走的,那為什麼不逃走,還有娘和雨嫣呢?那昏君,說的是株九族阿!」南燕國裡,墨府的大廳,名為雨宮的少年對著廳堂主位的青年咆哮著,黑色勁髮裡帶點深紫,金色的雙瞳怒視,天真而帶有稚氣的聲音,卻說著叛國的話語。

「雨宮!爹對我們的教誨是甚麼!從小到大,爹的教導,你全都忘了嗎?雨承,朗誦一次告訴他。」青年怒斥。

「為忠義,不惜身軀;為家國,不惜靈魂;為親友,不惜性命,身為墨家子弟,吾等該以此為榮!!!」雨承背誦時的顏色,始終如一,堅毅的神情,透露著無畏無懼、雖死猶榮的神情。

文章標籤

Sword & Bloo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